'>
上海晶安发展公司
回家之路:从“是枝裕和热”看日本电影的价值坚守和美学表达
2018-08-14 07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童年,家乡和父母是一位导演的胎记,终生附体,挥之不去,从《如父如子》《步履不停》《海街日记》到《比海更深》,是枝裕和的电影是同一棵大树树干上分出的不同枝杈,蔓延滋长,却殊途同归。
是枝裕和,静水深流。他执导的电影没有票房奇迹,却始终深度存在。他的影片积淀了本人成长的真实情感,保持着对日本社会和时代问题的敏感关注。更为重要的是,在文化和美学层面,重构了日本当代真人电影的价值坚守,致敬了日本电影深厚的写实主义传统,呈现了具有浓郁民族特征的美学风格,令人尊敬、感喟和回味。
有容:底色对画风
4月,是枝裕和的新作《第三度嫌疑人》在国内艺术院线首度公映,这部被称之为导演风格转型的作品,从家庭伦理开始迈向犯罪悬疑。我想起了他的《比海更深》中的一段有趣对话——良多向女同事爱美求解,问:女人一旦开始新的恋爱,是否就会把之前的数据全删除?爱美用绘画来打比方说,不是水彩,而是油画,虽能盖住下面的色彩,但其实还在心里的,这和数据的覆盖是不一样的。在我看来,这段话也是是枝裕和电影个人风格的隐喻,他的画风再变,底色终究无法抹掉,《第三度嫌疑人》披着犯罪悬疑、社会推理类型片的外衣,内核依旧是他极为擅长的电影三元素:死亡、家庭和孩子。破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比犯罪行为更深刻的动机,影片中的三对父女关系都是支离破碎,对真相、公平和正义的一连串诘问背后,是家庭崩溃、亲情叛离以及中年的无力仓惶。
和村上春树一样,是枝裕和也在渐渐成为一种形容词 ,一个符号,一种电影价值观的表征。如果说,村上刻划了现代人在人群中的孤独,那么,是枝裕和总在描摹一家人在相处时的错过。他电影里的男主人公,名字总叫良多,他像一个快速变化时代中落单的孤影,在一次次回家的路上,带着观众一起反思时光、亲情和生命的价值;他的电影几乎没有故事,总是用很长的时间(平均2小时)聚焦一个很小的空间,截取生活的断片,表现人物平静内心表面下的暗流涌动;他的电影镜头不多,摄影机总是在旁边静观倾听,画面含蓄凝炼,恰似镰仓雨后老旧的日式木屋,一滴滴凝滞的屋檐水珠,映射出满庭小院的万物生机。
不同于小津安二郎,是枝裕和的日式美感,不仅限于“榻榻米”般的视角和“铁三角”式的人物关系,有趣的是他和小津形成的美学对位:小津成功塑造了“沉默的父亲”形象,习惯从父女关系的视角,表现离家的失落;是枝擅长刻划“唠叨的母亲”形象,总是从母子关系的视角,表现回家的救赎。家庭在他们的电影里,既是世相,亦是内心,是整个宇宙。
《比海更深》剧照
是枝裕和的热,热在内心,而非表面。追逐他电影的观众以文艺青年、中年阶层和知识分子居多,理性而非狂热,融合剧情片和纪录片的实验色彩,使得他的电影和当今大众的审美趣味背道而驰,影院内的反应常常两极分化,观众或是昏昏欲睡,或是津津乐道。他的电影热在国外,超过境内。得益于互联网的传播,它的电影拥有的海外观众远远超过日本国内。欧洲各大电影节总是给予他“另一种关注”,从《幻之光》开始,是枝裕和的电影五次入围戛纳,其中四次主竞赛单元,两次入围威尼斯。
是枝裕和显然已经成为日本电影的一面旗帜,人们从他一系列关于家庭的电影日记中,读到了许多超越影像之外的信息,包含了当今日本迈入老龄化后的种种社会畸变:父权主义的崩溃、离异子女的情感冷漠、空巢家庭的精神隔离以及都市“孤独死”问题。在欧美电影界看来,是枝裕和勤奋高产,是日本平成年代最出色的导演,有国内媒体评论感叹道:“是枝裕和像一个空的容器,或者一张白纸,一面镜子。”
《幻之光》
沉潜:真人对动画
和印度电影一样,日本电影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,中国观众最早接触的外国电影。上世纪80年代,以高仓健、山口百惠、栗原小卷及山田洋次等为代表,《追捕》《人证》《望乡》《远山的呼唤》及寅次郎系列电影以写实主义的风格,反映战后日本复苏和人性反思,在中国电影市场引起巨大反响,启蒙了中国观众。另外,在国际影坛享有盛誉的日本艺术电影,则以小津安二郎、黑泽明、沟口健二、今村昌平等为代表,一直对中国新时期学院派的电影创作观念影响深远。1990年代以来,日本电影在中国影响日渐式微,能被中国观众记往名字的日本导演也越来越模糊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hangzhengtian.cn 版权所有